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

(寫得不太好的)舊文重登 22


回歸長篇故事--利志達《刺秦》
尖端,1993,台灣。

《刺秦》以荊軻刺秦王的歷史故事作背景,描寫三位協助伐秦的燕國刺客,掩護荊軻的刺殺行動。秦王身邊有位最強戰士向陽,乃與燕國刺客之一白牙出自同一師門。向陽認為秦王大一統是天之所命,他投奔秦國乃順天而行,白牙一幫頑力對抗,卻是逆天而行。三位刺客先後敗仗,死於向陽手下,白牙最終才發現自己只是燕國的棋子,白白送死的砲灰,而荊軻的行動亦失敗告終。至於故事的女主角響箭,既是燕國的探子,亦暗中為秦國互通情報,是雙重間諜。她心裡同情三刺客,行動亦證明與他們為同路人,但她卻最明瞭他們受擺佈的真相。夾在順天與逆天之爭,她顯得無可奈何。

《刺秦》也許不是利志達的巔峰之作,但技藝足以證明大師風範。硬筆與水墨配合天衣無縫,寫實與寫意兼備。動作場面扣人心弦,分格取鏡角度奇異,使人逐格細味,加上空鏡營造的停頓,增添懸疑氣氛,令通篇呼吸能放能收,節奏有致,幾乎把漫畫推向成為時間的藝術。

利志達出道時曾加入玉郎機構和斯辰出版社,但分工細微的工序使他無所發揮,便跳出體制的框框,獨立出版。他畫長篇故事氣勢凌勵,以獨自一人之力完成長篇,不是人人都能勝任。芸芸眾多獨立漫畫家,能畫長篇的人選,其實屈指可數。漫畫公司分工製作,出版周期頻密,集體創作長篇尚不容易;一人獨力編繪的獨立漫畫家,沒固定連載長篇的園地,得在各種維持生計的短篇雜務中——頂多四格、一頁、兩頁的短篇專欄,依附在報紙雜誌裡——額外擠出時間創作長篇,的確疲累。這是獨立漫畫的一種困局:無人畫長篇作品。

往時大眾倚賴書本報刊的傳播,漫畫書出版種類繁多,到後來武打漫畫出現,漸漸匯聚成主流。主流制式化,到達飽和,出現分流、分枝,衍生獨立漫畫。網絡並未普及的八、九十年代,獨立出版發表何其艱難;如今直到網絡人人發表的時代,形成獨立漫畫的新生態,個個風格獨到,但願能匯聚成流,好好交出長篇的作品來!

(原刊於「動漫基地」網站,2015年12月。)


沒有留言: